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住房租赁管理条例》拟出台 住房租赁行业迎发展新契机

来源:新产经 2020年10月30日 15:56

 住建部近日对外公布《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并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从出租与承租、租赁企业、经纪活动、扶持措施等多方面,对租赁市场的秩序进行规范,着重维护住房租赁当事人合法权益,构建稳定的住房租赁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住房租赁条例》是我国住房租赁领域首部条例性规范性文件,旨在有效规范市场秩序,推动租赁市场监管制度化,对行业发展意义重大。

   “租金贷”纳入监管

   “租金贷”“高买低卖”和“长收短付”是租赁市场所面对的三个最大问题。

   “暴雷”的长租公寓无一例外地采取了“高买低卖”“长收短付”的做法,明显有违商业逻辑。例如,租赁企业以每月4000元的价格从房东手中收房,但只以每月3000元的价格出租给房客,一次性向房客收取半年或一年的租金,而给房东的租金则是每一到三个月一付。

   此类模式下,长租公寓的所谓现金流完全是时间差造成的。长租公寓想以低价吸引更多的租客入局,企业规模可以从单一城市扩展至多城市。他们打的算盘是:当有源源不断的租客前来租房时,“高买低卖”产生的价格差总有新的房客租金来填补。

   然而,市场上并没有源源不断的租客产生新的需求,来填补漏洞,或者新租客入局的速度远远追不上价格差所挖的“坑”,这场游戏就玩不下去了。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凡是快速扩张阶段的租赁企业都青睐轻资产模式,该模式背后就是管理上的松散,业务员在低价之上给租客继续打折的空间也更大。轻资产的特点是对收来的新房简单改造或者根本就不改造,如果重度装修和深度改造,就不是轻资产。分散式长租公寓大多数可以轻资产方式运营,而集中式公寓几乎都是重资产模式。因此,各地“暴雷”的几乎都是分散式运营的公寓,也就不难理解了。

   对此,征求意见稿均提供了“解药”。

  

   针对“租金贷”问题,第二十三条规定: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隐瞒、欺骗、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不得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不得在住房租赁合同中包含租金贷款相关内容。

   这意味着,租赁企业要求租客必须在指定网贷平台用租金贷形式支付租金的强行绑定行为,本次法规生效后便不再允许。

   针对“高买低卖”和“长收短付”两个问题,征求意见稿第三十八条规定:

   住房租赁企业存在支付房屋权利人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金(注:高买低卖)、收取承租人租金周期长于给付房屋权利人租金周期(注:长收短付)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房产管理等部门应当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

   “ 这一条规定意味着今后租赁企业在找监管部门备案时,监管部门会检查企业的现金流,若存在两种做法,一定会在现金流上有所体现,企业就会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中。”诸葛找房分析师王小嫱说。

   《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其目的在于构建稳定的住房租赁法律关系,维护正常健康有序的房屋租赁市场秩序。特别是针对长效租赁经营模式,征求意见稿提出了多方面规范措施。

   随着我国住房租赁市场快速发展,房主、房屋中介、租户等房屋租赁各方呈现的种类和数量急速扩大,房屋租赁、房屋经纪等法律关系日趋复杂。过去只针对房东和租户的法律规定,已难以覆盖对整个市场的指导和监管。近期频频被媒体曝光的长租公寓企业跑路、租金贷、虚假房源等问题,严重影响了房屋租赁市场的正常发展和秩序。

   具体来看,征求意见稿提出,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隐瞒、欺骗、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不得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贷款,不得在住房租赁合同中包含租金贷款相关内容。

   对“高进低出”“长收短付”等高风险经营模式,征求意见稿还提出,住房租赁企业存在支付房屋权利人租金高于收取承租人租金、收取承租人租金周期长于给付房屋权利人租金周期等高风险经营行为的,房产管理等部门应当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加强对租金、押金使用等经营情况的监管,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可以建立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制度,将租金、押金等纳入监管。

   业内人士对此评价称,征求意见稿中对于广泛关注的租金贷问题,明确提出了“三个不得”要求,针对租赁机构在非理性扩张过程中所存在的“高进低出”问题,给予了严厉约束。从效果上看,通过强化监管的方式,有助于提前抑制风险发生的可能。

   上海易居研究院智库研究中心总监严跃进认为,上述政策的出台,进一步细化了房屋租赁市场的相关政策,特别是针对目前波动较大的长租公寓市场,征求意见稿提出的上述政策如果能真正落实,将会对长租公寓市场等房屋租赁行业发挥有效规范引导作用,同时有利于降低长租公寓经营方式的风险。

   王小嫱则对媒体表示,这个说法比较宏观,“暴雷”之后房客的去留问题只能根据双方合同中规定的情形来办。房客如果进入此类高风险的商业模式,就要提前对“暴雷”后的遭遇有所准备。

  

   划出从业人员“红线”

   欺诈客户、恶性竞争、“涉黑”、租赁纠纷投诉无门……租赁市场的种种混乱,让房屋中介人员和房地产经纪业似乎成了“既让人离不开却又备受诟病”的行业,房屋经纪业服务质量和规范性亟待提高。

   此次征求意见稿提出,要建立住房租赁机构登记制度,提高准入门槛。加强对于行业准入企业的监管,建立租赁机构登记制度,要求企业进行备案,制定奖惩措施,明确了房屋经纪机构及从业人员行为的“红线”。

   中国房地产业协会常务理事兼法律事务专业委员会执行主任朱树英分析称,我国房地产租赁市场的中介行业发展很不平衡,中介行业多以小企业为主,大公司数量较少,而且房屋租赁中介市场成本、竞争技术门槛较低,导致出现低价竞争的不良状态,最终都由消费者买单。

   “此前市场中介行业的准入门槛太低,随着我国简政放权政策推行,很多小中介公司先去注册营业执照,只需在住建部门备案即可。准入门槛低,很容易让某些小中介公司处在政府职能部门的监管之外。”朱树英说。

   朱树英建议,应该完善房屋租赁市场机制,增加供应,壮大市场主体做大规模,稳定租赁关系,加强权益保障,提高服务质量。同时,加强中介服务人员的培训,提升素质,推行从业人员登记备案制度和职业培训制度,鼓励房地产经纪从业人员参加全国评价类考级考试,施行服务等级分类。

   此次征求意见稿也加大了对房屋经纪行业的监管力度。征求意见稿规定,提供住房租赁信息发布服务的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联网备案责任,并对信息发布者的真实身份信息负责,不得允许未备案、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或者严重违法失信名单的住房租赁企业、房地产经纪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发布房源信息。网络交易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信息发布者有提供虚假材料、虚假信息等违法情形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相关信息等必要措施,保存相关记录,并向有关部门报告;未采取必要措施造成他人损失的,依法与信息发布者承担连带责任。

   此外,对于虚假房源信息是房屋租赁市场乱象中饱受诟病的一类问题。一套房屋照片成为多套房源共用“实景”、相同房源价格相差数十万元……房产中介通过发布虚假房源、伪造房屋交易价格等方式,诱导购房者、租房者上钩的情况频频发生。

  

   针对房屋租赁企业发布虚假房源、隐瞒影响住房租赁的重要信息,泄露或不当使用客户信息等内容,征求意见稿都进行了详细的说明及相关处罚措施。

   比如,对发布虚假房源信息的行为,征求意见稿规定,由房产管理部门予以警告,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正的,责令停业1个月以上6个月以下;可以处2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造成损失的,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总体来看,《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直面当前市场热点难点问题。如针对租金贷“暴雷”的严重后果,规定“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使用租金贷”;针对当事人对租赁合同的不尊重,规定“出租人不得擅自进入租赁住房,不得单方面提高租金、撕毁合同等内容,从公平的角度保障了承租人权益”;如针对房地产经纪机构赚取租金差价,规定“不得二次收取佣金”;要求房地产经纪机构应当对住房租赁服务项目实行明码标价,在住房租赁经纪活动中不得收取任何未予列明的费用;针对热点城市房租过快上涨,鼓励“签订长期住房租赁合同。合同履行达到一定年限的,还可按照地方政府的规定享受相应的政策支持”。

   对于很多城市里的“漂一族”来说,日前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的《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是场及时雨,将会减少他们居住方面的诸多顾虑,为我国住房租赁市场的规范稳健发展保驾护航。

   此次意见稿对住房租赁市场的规范措施设计更为全面和细致,有利于指导各地落实更加本地化的住房租赁政策。

   在贝壳研究院首席市场分析师许小乐看来,《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对于构建租购并举的房地产长效机制具有重大意义,有助于推动住房租赁市场监管的制度化、常态化。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说,只有租赁市场稳定了,买卖市场才能稳定,尽管租赁市场存在部分乱象,但随着政策的重视,租赁市场稳定和回归理性可以预期。

相关推荐

艾迪药业二次上会成功,赛科希德、高测股份通过审核

6月2日,资本邦获悉,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31次、32次审议会议结果显示:江苏艾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艾迪药业)、北京赛科希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科希德)、青岛高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高测股份)通过审核。(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截至2020年6月2日,总计有319家企业向上交所提交了科创板上市申请,其中“已询问”86家、“已受理”48家、“通过”6家、“提交注册”25家,“注册结果”123家,暂缓审议0家,另有1家显示为“中止”状态,还有30家“终止”审核。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上会的艾迪药业曾于2020年4月28日接受科创板上市委审核,后被暂缓审议,成为彼时四家上会企业中唯一被暂缓审议的企业。艾迪药业:暂缓审议后二度上会,说明招股说明书的修改情况艾迪药业成立于2009年,系一家以人源蛋白产品生产、销售为主的生物制品企业,同时开展部分仿制药业务及经销雅培公司HIV诊断试剂和设备业务,并正在布局开展抗艾滋病、抗炎以及抗肿瘤领域创新药物研发。公司目前收入形成了人源蛋白、仿制药品和HIV诊断设备及试剂三大板块格局;公司目前主要围绕人源蛋白产品领域以及创新药物研发领域展开。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傅和亮通过广州维美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26.25%;JindiWu为傅和亮之妻,通过香港维美以及AEGELTECH合计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26.08%。综上,傅和亮、JindiWu夫妇合计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为52.33%。艾迪药业股东傅和祥为傅和亮之弟,直接持有公司3.66%股份,巫东昇为JindiWu之弟,直接持有公司0.75%股权。傅和亮与JindiWu签署《一致行动协议》,傅和祥、巫东昇与傅和亮签署《一致行动协议》,通过上述一致行动协议,傅和亮、JindiWu夫妇及其一致行动人合并拥有艾迪药业表决权比例合计为56.74%。故艾迪药业控股股东为广州维美,实际控制人为傅和亮、JindiWu夫妇,傅和祥、巫东昇为实际控制人之一致行动人。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片来源:艾迪药业最新上会稿)最新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13,626.44万元、27,690.56万元、34,522.52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798.65万元、861.79万元、3,364.89万元。(图片来源:艾迪药业最新上会稿)公司本次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拟采用第二套上市标准,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5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15%。艾迪药业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于2019年10月10日受理,2019年11月1日获问询,2020年4月28日第一次上会被暂缓审议,2020年5月21日再进入问询阶段。(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上一次暂缓审议或与艾迪药业的主营业务定位有关。公司此前的申请文件说明,根据相关法律对药品定义,从尿中提取供制药企业作为起始原料用于生产原料药和制剂的尿激酶粗品和乌司他丁粗品不属于药品,不作为药品管理,艾迪药业供应的人源蛋白业务不构成原料药生产,无需履行药品主管部门的审批、登记等程序。科创板上市委要求其说明:(1)上述各业务的本质联系,招股书上会稿披露的各业务内容总体占比与公司目前业务结构及各业务收入、成本占比是否匹配,相关业务披露重点是否和主要经营数据、财务数据相匹配,招股书目前的业务相关披露架构是否便于投资者判断;(2)根据重要性原则,申请文件将公司主营业务界定为“医药制造业”的依据,招股书披露“公司是一家以创新性化学药物以及人源蛋白系列产品的研究、开发为核心,品种覆盖抗病毒、抗炎、抗肿瘤等多个领域,集医药研发、生产、营销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是否准确,招股书说明书信息披露是否存在误导。此次上会,科创板上市委对艾迪药业没有出具审核意见,只要求公司说明前次上市委审议会议后招股说明书的修改情况。赛科希德:业务发展是靠营销驱动还是技术驱动?赛科希德自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的检测仪器、试剂及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为医疗机构提供凝血、血液流变、血沉压积、血小板聚集等自动化检测仪器及配套的试剂和耗材,是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领先的国内生产商。公司产品覆盖血栓与止血体外诊断领域的主要检测项目,报告期末已经进入到国内8,000多家终端医疗机构,包括800多家三级医院,能够满足终端医疗机构的主要检测需求。赛科希德实控人为吴仕明。本次发行前公司实际控制人吴仕明直接持有公司46.21%股份,间接控制公司3.70%股份,合计控制公司49.92%股份,本次发行后其所控制的公司股权比例将下降为37.44%,但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图片来源:赛科希德上会稿)公司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上市规则》2.1.2之“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赛科希德实现营收分别为15,670.19万元、20,009.07万元、22,956.82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2,934.71万元、5,671.28万元、7,104.01万元。(图片来源:赛科希德上会稿)赛科希德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于2019年12月27日受理,2020年1月20日获问询。(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科创板上市委要求赛科希德:(1)结合公司所处的行业地位、销售费用、研发投入、技术队伍、产品研发过程,说明其业务发展是靠营销驱动还是技术驱动;(2)结合公司的研发活动,说明本次募投项目与现有公司生产经营的协同关系、市场空间,以及项目产出对公司技术水平和核心竞争力的预期提升情况。高测股份:如何保持公司持续稳健经营?高测股份主要从事高硬脆材料切割设备和切割耗材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报告期内,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光伏行业硅片制造环节。基于公司自主研发的核心技术,公司正在持续推进金刚线切割技术在光伏硅材料、半导体硅材料、蓝宝石材料、磁性材料等更多高硬脆材料加工领域的研发和产业化应用,助力客户降低生产成本、提高生产效率、提升产品质量。报告期内,公司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主要光伏切割设备为:单/多晶截断机、单/多晶开方机、磨倒一体机、金刚线切片机等;主要切割耗材为:金刚线。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张顼直接持有公司34.1762%股份,无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情形,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公司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图片来源:高测股份上会稿)公司适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项之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上会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分别为42,530.61万元、60,669.76万元、71,424.06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175.51万元、5,353.31万元、3,202.11万元。(图片来源:高测股份上会稿)高测股份的科创板IPO申请于2019年12月27日受理,2020年1月21日获问询。(图片来源:上交所网站)科创板上市委要求高测股份:(1)结合自身经营模式、负债情况、主要客户的付款周期和付款能力,与同行业公司对标分析,具体说明其生产经营绩效情况,以及保持公司持续稳健经营的具体措施;(2)结合行业政策及相关技术发展,说明公司技术的先进性,以及今后为保持技术领先地位拟实施的发展战略和具体举措。

2020年06月04日 11:50

廉租房和公租房有什么区别?

公租房和来廉租房主要有4点区别:1.廉租房收入标准要求更低自。2.廉租房申请对象仅限本市百城镇低收入家庭,公租房一般没有户籍限制。度3.公租房问一般要求租期在5年内,廉租房没有具体规定。答4.廉租房有政府补贴,实际租金更低。

2020年04月27日 11:59

三家航空公司陆续入驻北京大兴机场

3月29日上午,随着厦门航空一架航班起飞,大兴机场拉开2020年的转场序幕,厦门航空、重庆航空和东海航空三家航空公司多条航线将陆续入驻大兴机场。据悉,从3月29日起,厦门航空计划在大兴机场开通北京至厦门、福州、杭州、泉州、长沙等城市的航线。重庆航空计划在大兴机场开通北京至重庆的航线。东海航空计划在大兴机场开通北京至深圳的航线。根据计划,从3月29日起,多家航空公司将陆续转场入场大兴机场运营。在3月29日、4月12日、4月26日三个时间节点,东航、南航、厦航、重庆航、东海航将分批次把首都机场的时刻平移至大兴机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航空公司或将对航班计划进行动态调整,旅客出行前需进一步确定乘坐航班是否按计划执行。由于多家航空公司在大兴机场和首都机场两场运营,旅客和接送机的亲友,务必提前确认出发或到达机场,以免误走机场后耽误行程。旅客确认抵离机场可提前通过登录航空公司官网、APP,拨打航空公司、机场、购票机构服务热线、阅读购票成功提示短信等多种方式。同时,大兴机场为误走旅客制定了人性化服务措施。旅客凭身份证、机票在大兴机场航空公司票务柜台、机场大使问询柜台、机场大巴售票柜台等处领取“误走旅客识别标签”,凭此标签就可以获得“绿色通道”服务,包括优先搭乘交通工具,优先值机、过检,免费乘坐电瓶车等服务。目前,各航空公司针对误走机场旅客均有相应的机票退、改签优惠政策,具体可咨询所乘航司票务服务人员。大兴机场和首都机场值机、安检等关键服务岗位员工会在旅客寻求帮助后,提供协助值机、优先过检、快速转运等服务。(记者李博潘福达)

2020年04月15日 13:26